当前位置:深圳市家道至简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历史一度风光无限的仆固怀恩,为何下场那么惨?
一度风光无限的仆固怀恩,为何下场那么惨?
2022-06-26

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仆固怀恩的故事,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。

仆固怀恩是为大唐平定安史之乱的重要功臣,一度被封为郡王,后来却带兵造反,落得个凄惨下场。

事实上,造反并不是仆固怀恩唯一的出路。当初唐代宗在陕州蒙难时,如果仆固怀恩主动率军救援,其实是可以化解双方矛盾的。

因为这是皇帝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,而且看起来,似乎这也是皇帝最软弱的时候,在这种背景下,如果仆固怀恩积极求助皇帝,他们之间从前的过节,应该是可以揭过去的。

颜真卿当时希望用政治手段让仆固怀恩回头,就是基于类似的考虑。

第一、在皇帝最软弱的时候,仆固怀恩不是趁火打劫,而是积极帮助皇帝;从情感上,皇帝会感激他;从利害关系上,皇帝如果敢借机收拾仆固怀恩,那他以后有难时,谁还敢救他呢?

第二、如果仆固怀恩率军给皇帝站台,郭子仪的风头也会被他压下去的。

一切是显然的,如果仆固怀恩率军给皇帝站台,人们再看到郭子仪积极站在皇帝一边,也不会觉得多了不起了,因为人们更容易感觉,这是因为郭子仪迫于皇帝强大的力量。

但是等皇帝脱险后,仆固怀恩就没有机会了。

因为此事一过,仆固怀恩的罪过就又增加了一重。一切是显然的,皇帝在危难之际,仆固怀恩竟然按兵不动,他这不是盼皇帝死吗?

现在皇帝脱险了,仆固怀恩再哭着喊着要向皇帝效忠,人们肯定会感觉,这是因为他迫于压力,而绝不是所谓的忠心。

总而言之,他立功的最好机会错过了;他表忠心的最好机会也错过了;而他的罪过又增加了,因为皇帝有难时,他竟然在一边看笑话。

脱险后,唐代宗希望颜真卿劝说仆固回恩回头是岸。

颜真卿认为,仆固怀恩已走得太远了,他已经无法回头了。因为就他现在的处境,就算您赌咒发誓相信他,他又怎么可能相信呢?

所以,只能由郭子仪出面来解决了。

上之在陕也,颜真卿请奉诏召仆固怀恩,上不许。至是,上命真卿说谕怀恩入朝。对曰:「陛下在陕,臣往,以忠义责之,使之赴难,彼犹有可来之理;今陛下还宫,彼进不成勤王,退不能释众,召之,庸肯至乎!

既然大唐帝国已下定决心用武力解决仆固怀恩,人们自然开始迅速和仆固怀恩划清界限。因为以前,中央政府对仆固怀恩的态度暧昧,你站在仆固怀恩身后,可以说自己是不明真相的群众;现在中央政府已明确表示仆固怀恩是叛乱分子了,你还站在仆固怀恩身后,是想干什么呢?

在这种背景下,仆固怀恩首先在山西地区败得一塌糊涂。

仆固怀恩先进攻太原,以失败告终;仆固怀恩又进攻榆次,更输得一塌糊涂,因为仆固怀恩儿子的脑袋,也稀里糊涂的让人砍了。

仆固怀恩既不为朝廷所用,遂与河东都将李竭诚潜谋取太原……怀恩使其子玚将兵攻之,云京出与战,玚大败而还……仆固玚围榆次,旬余不拔……其夕,焦晖、白玉帅众攻玚,杀之。

因为类似的原因,在大唐帝国宣布仆固怀恩为叛乱分子后,仆固怀恩很快就从山西狼狈逃离了,逃走的时候,只有三百人跟随。

遂与麾下三百渡河北走。

此时的仆固怀恩,多少已有了穷途末路的意味。

因为以这样弱小的力量,逃回朔方的结果是什么?没有人知道。所以据说,仆固怀恩的母亲,当时气得拿着刀想砍仆固怀恩,因为这就是标准的拿着一手好牌,输了个一塌糊涂了。

仆固怀恩闻之,入告其母。母曰:「吾语汝勿反,国家待汝不薄,今众心既变,祸必及我,将如之何!」怀恩不对,再拜而出。母提刀逐之曰:「吾为国家杀此贼,取其心以谢三军。」怀恩疾走,得免。

几个月前,仆固怀恩走上了人生的顶点。持续八年的安史之乱,在他手里终结了;而且他的女儿,还是回纥可汗的可敦(相当于中原王朝的皇后)。面对此情此景,郭子仪都表示不敢站在他前面了。此时的仆固怀恩,功绩、声望之高,已盖过了郭子仪、李光弼。

郭子仪以仆固怀恩有平河朔功,请以副元帅让之。己亥,以怀恩为河北副元帅,加左仆射兼中书令、单于、镇北大都护、朔方节度使。

如果他玩得保守一些,肯定已赢得盆满钵满了;因为他交还兵权,到中央政府报道,皇帝即使猜忌他,也得给他最尊荣的头衔、职务,给他最丰厚的物资享受。关键是,国家以后有需要,以他的功绩、地位,随时还有复出的机会,郭子仪就是这样实现了人生最大的辉煌。

但是现在,仆固怀恩竟然只能带着300人仓皇逃命了。

逃回朔方的结果是什么?

如果灵州(朔方治所,也就是前面所说的灵武)锁闭大门,拒绝他进城,仆固怀恩的历史,恐怕到此就算结束了。

因为在这种背景下,追随他的300人,一定会继续跟着他向回纥、吐蕃那里跑吗?如果他只领着几十个人,甚至就是一个光杆司令跑到回纥、吐蕃那里,还拿什么与回纥人谈条件呢?关键是,在这种背景下,如果有人觉得,砍下他的脑袋当垫脚石不错,他恐怕都没有机会逃出大唐境内。

仆固怀恩一边向灵州逃窜,一边派人告诉灵州军政长官,他现在率军回来了!

面对这个消息,灵州的军政长官,一时又惊又疑。因为现在的仆固怀恩,到底率领了多少人回来?如果仆固怀恩率领着主力大军返回灵州,他敢关闭城门拒绝仆固怀恩进入,肯定会死全家的。

在他又惊又疑之际,仆固怀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了灵州城下。灵州最高军政长官的外甥,大约认为这是取代他舅舅的好机会,所以一再阻挠他舅舅与仆固怀恩作对。在这种背景下,仆固怀恩得以进入灵州。

时朔方将浑释之守灵州,怀恩檄至,云全军归镇,释之曰:「不然,此必众溃矣。」将拒之,其甥张韶曰:「彼或翻然改图,以众归镇,何可不纳也!」释之疑未决。怀恩行速,先候者而至,释之不得已纳之。

灵州最高军政长官的外甥,帮助仆固怀恩夺回灵州军权后,以为会得到仆固怀恩的重用。但是,仆固怀恩认为,他连自己亲舅舅都出卖,关键时候肯定也会出卖自己,于是就把他虐杀了。

张韶以其谋告怀恩,怀恩以韶为间,杀释之而收其军既而曰:「释之,舅也,彼尚负之,安有忠于我哉!」他日,以事杖之,折其胫,置于弥峨城而死。

灵州军政长官在被仆固怀恩杀死的时候,会想到什么?没有人知道,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那就是他肯定会为自己犹豫不决而后悔,因为当时他坚决阻止仆固怀恩进城,有可能就不用死了。

灵州军政长官的外甥,在痛苦的死亡过程中,会想到什么?没有人知道,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肯定后悔的肠子都是青的。因为他坚定站大唐中央政府一边,最多也就是这种结果吧!

处于乱世的政治舞台上,常常就是拿着自己生死在做选择,一次选择错了,就再也买不到后悔药了。郭子仪之所以牛X,就是因为他一生经历过无数次选择,但是每次选择都是正确的,于是寿终正寝、家族兴旺。太多的大哥级人物,开始选择一路正确,但是最后一次选错,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!

郭子仪的成功,表面上很简单,实际太难了。

这就好像你坐在赌桌前赌大小,你每次都能押对,这可不件容易的事。

人生的许多选择,有时看起来很简单,也就是A与B之间的二选一。问题是,这种二选一,并没有完全正确的答案,你无论选择A,还是选择B,有可能都是错的。关键是,就算真的有正确答案,连续选三次,你能次次都对,这个难度真心说不大,如果连续选择十次,你次次都能对,那就非常了不起了。

乱世之中的最大的恐惧,就是你经常得面对类似的选择。

当然了,类似的选择多了,人们更会习惯性地拥有冒险精神。因为在这种乱世残酷中,人们渐渐会发现,任何恐惧、胆怯、软弱的表现,都不会增大你生存的概率,相反只会让你死得更快一些。

仆固怀恩此前的选择,一直非常正确,于是一路爬到人臣的顶点。但是,关键时候,一步选错,于是步步开始都是错。

离开大唐帝国平台的仆固怀恩,影响力也变得非常有限了,尤其是当大唐皇帝让郭子仪领衔对付他的时候,他更是看不到希望了。

在军界的实际影响力,仆固怀恩本身就比郭子仪稍逊一筹,现在郭子仪有大唐帝国给站台、输血,仆固怀恩只能靠勾结回纥、吐蕃续命,西北军自然更倾向于站在郭子仪一边。

回纥与大唐帝国合作时,第一次出手,攻克长安、洛阳,打得安禄山一系土崩瓦解;第二次出手,攻克洛阳,打得史思明一系土崩瓦解。

现在穷途末路的仆固怀恩,更是像输红眼的赌徒,那是与回纥、吐蕃、吐谷浑、党项都积极联系,总而言之,现在大唐皇帝众叛亲离,咱们合作一把,就可以把大唐帝国瓜分了!

于是吐蕃、回纥、吐谷浑、党项、仆固怀恩控制的汉军,足足有几十万,大举杀向大唐帝国。

仆固怀恩诱回纥、吐蕃、吐谷浑、党项、奴剌数十万众俱入寇,令吐蕃大 将尚结悉赞摩、马重英等自北道趣奉天,党项帅任敷、郑庭、郝德等自东道趣同州,吐谷浑、奴刺之众自西道趣盩厔,回纥继吐蕃之后,怀恩又以朔方兵继之。

但是这些异族的力量,实在没有许多人想象中那样了不起,回纥曾表现得神功无敌,那是因为他的合作对象是大唐中央政府。

如果这些游牧民族真有许多人想象中那样牛X,他们早就把大唐帝国灭掉了,哪能等到今天;而且此后还有一百多年的时间,他们肯定早就灭亡大唐帝国几十回了。

所以,仆固怀恩这样努力的结果,终于还是没有结果。

而且在最关键的时候,仆固怀恩病死了。这些游牧民族的联军,更是一时矛盾重重。于是,郭子仪单刀赴会,一通纵横开合,这些游牧民族联军就退兵了。

史书常常会夸大郭子仪在此间的作用。

其实呢,大唐帝国不是吃素的。如果这些游牧民族联起手来,就能瓜分大唐帝国,他们哪会等到安史之乱结束呢?早就大举进攻大唐帝国了。

关键是,这些游牧民族联起手来,就能瓜分大唐帝国,此后一百多年时间,大唐皇帝靠什么坐镇长安城呢?

总的来说,郭子仪让这些游牧民族联军退走的方法很简单。那就是分化瓦解他们,毕竟这些游牧民族之间也有矛盾;尤其是大唐帝国愿意对回纥人许下各种充满诱惑的承诺,回纥人自然要反水的。

总的来说,当时的游牧民族力量非常有限,而大唐帝国依然保持着基本的统一、稳定。所以,仆固怀恩折腾了半天,不要说复制李渊的成功了;就是复制石敬瑭的成功,也差着十万八千里;甚至想复制吴三桂的成功,好像也看不到机会。

想当年,李渊向突厥借兵,然后长驱直入杀入长安,统一西北,征服大江南,建立了大唐帝国。

许多年以后,石敬瑭向契丹借兵,然后长驱直入杀到洛阳,统一中原王朝。建立了大大晋帝国。

又过了许多年后,吴三桂向满清借兵,虽然最后失控了,但是依然不失为裂土封藩一方为王。

而仆固怀恩这样折腾了半天,最后什么局面也无法打开,最后只能在绝望中死去。

其实,仆固怀恩盖棺定论,史书对他也颇多同情之词,主要是因为他失败了。如果仆固怀恩在回纥、吐蕃人的帮助下,把大唐帝国打崩盘了,从此中原大地出现五胡乱华的局面,史书在说到仆固怀恩时,估计就不会有什么同情之词了。

如果石敬瑭向契丹借兵,终于还是被后唐皇帝杀掉;吴三桂借兵满清,终不免被李自成灭掉,史书写到他们,也会颇多同情之语的。

问题是,他们成功了。

在仆固怀恩路越走越窄,出招越来越邪时,仆因怀恩会想到什么?会后悔此前的选择吗?

这就好像,一个在牛市中,赚得盆满钵满,在熊市渐渐来临时,虽然理性告诉他,他应该选择退出股市了。但是贪婪的欲望却告诉他,股市还会持续大涨的,在这种背景下,他本应该拿着赚取的钱离开股市,结果却因贪心作祟,于是卖地卖房继续追加股本,希望创造更大的辉煌。

当他的股票一跌再跌时,他肯定会追悔莫及的。因为在某个时刻,他愿意变现离开,早已赚大发了;甚至在某个时刻,他愿意割肉离开,也不会赔到现在这个地步啊。

问题是,事情发展到这个阶段,它是没有回头路的。

仆固怀恩取得平定安史之乱的大功后,在各种流言猜忌之时,如果能选择像郭子仪一样忍辱交出兵权,就等于带着从前赚取的利益成功着陆了。

因为说一千道一万,仆固怀恩拥有平定安史之乱的最大功绩,郭子仪、李光弼都不得不居于他身后,他在此时交出兵权,权力、地位、财富都可以保住了,无非是丧失了握在手里的兵权。

而且他拥有这样的资本,如果耐心等待,未必无法等到下一个崛起的机会。

但是他没有把握这个机会。

在唐代宗逃出长安城时,如果仆固怀恩把握机会,应该还是可以解套的。毕竟,皇帝在最危急的时候,他去帮助皇帝,皇帝肯定会感激他的。就算事后,解除他的兵权,肯定也会给他各种尊荣的头衔、地位。

关键是,他有这样的尊荣头衔、地位,以后还有机会出山的。

事实上,郭子仪就是这样操作的。

问题是,还是我前面一再说过的话,一个人手握枪杆子,却要看别人脸色行事,这实在人生最痛苦的一件事。

所以仆固怀恩不愿意这样解套。因为从当时的情形去看,皇帝估计是无法翻盘的,所以仆固怀恩想在旁边看着皇帝继续倒霉。但是很不幸,皇帝翻盘了。

这个机会一错过,仆固怀恩好像没有什么解套的机会了。